陈轲
四川/成都
7888
访问量
陈轲(沙翁子)
青少年时极喜绘画和诗文,曾就读于西南师大中文系,毕业分配到成都军区宣传部。 1961年1962年先后参加黄胄主讲的军区美术训练班并在《解放军画报》培训后担任军事摄影记者。1982年参加中国摄影家协会,1989年参与创建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并选为常务理事,后参与创建四川省艺术摄影协会担任过会长,并任过四川省散文学会理事。为四川省文化馆研究馆员,18次担任四川省群文摄影专业高级职称评委。
1964年《越学心里越亮堂》获全军第二届摄影展优秀奖。1984年参加了摩托车“纵横租国五万里” 摄影考察活动。著有《摄影短文集》、《云杉——陈轲。民族出版社出版26万字)、《多彩艺术伴人生》(纪实散文连载20余万字);编有《四川摄影文集》、《摄影文集》、《巴蜀一绝》、《中国少数民族画集四川集》、《世纪辉煌》、《潇洒涠洲行》文著及画册;主编、主拍有《巴山蜀水》画册(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)英国出版大型画册《红》入编8幅。
退休后继续写作和摄影,任新时光文化机构和四川省艺术摄影协会艺术顾问, 2008年6月在新浪网开“沙翁子博客”已发原创博文174篇.照片1942幅.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倘佯公园、河畔,只见蛰伏寒冬的花草渐渐苏醒,红梅青梅玉兰海棠和兰花,竞相怒放。拍花,是许多影友乐此不疲的事。静态微距拍摄是你我常用的手法。但见春风轻拂,花枝摇曳,恰似舞蹈,顿感花木迎春迸发出的生命活力。按以往静态拍摄,已不能表达我对生命在春天的活跃和喜悦的感触。
这时,我选择了动态、慢速、手震等多种手法拍摄,力求表达花舞春风争争向荣的状态,我想,在未找到新的表达方式前,这一组照片,也许可以诠释我对春天中生命的感受和理解。
2012-03-10 14:13
1
0
647
琴声瑟瑟,心语切切。琴声与心境相通。听琴者万千,心境各不相同,
或喜或悲,或嗔或恕,琴弦也许能与心弦同谐共振,也许找不到知音。但这并不重要,也不遗憾,知音者总在少数。当心境与委婉凄楚刚柔交织的琴声交融时,眼中抚琴人便化入琴声和色光之中,色光变成颤动音符,琴声也成了流动色光,一切如梦如幻。古琴创造的意境,经视听静收,心境函纳,由是,艺术通感,会因不同形式艺术的激发而找到不一般的表现形式。
2012-01-31 17:07
10
0
1181
古镇袖珍而集中,明清时有街坊七条。它离成都三十公里,处府河西南端鹿溪河交汇水运码头之地,从整齐的建筑来看,它有过繁荣,但早已随历史变故悄然消逝,成为美好的记忆和老人向儿孙们叙说的故事。我在寻寻觅觅中再也找不到一点繁荣的景像,我走着看着拍着,不时发出“太寂静” 的感叹。我穿过正街,横街,上下河街踏上水码头,仅看到稀疏的人影。偶尔有几声狗叫,差不多可响彻古镇四方。
星移斗转,黄龙溪在改革开放旅游大发展时期,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,得到空前开发。它不仅是四川首批历史文化名镇,省级旅游风景区,而且被文化部授予“中国民间艺术之乡”称号,还罩上“影视城” 美名但我心中素朴的黄龙溪古镇遗风还存在吗?
最近,我邀友拜访。它的五光十色,繁荣兴旺,让我看到黄龙溪所有人家围绕旅游开发做的精彩文章。人们富了,眼界开阔了,他们知道该怎么做,还要做些什么,不过,我再也找不着那素朴的面孔,只在白天的喧闹之后,我的心才从那已不再幽暗的青石小道屋檐下居民悠闲恬静的身影中,回到三十年前的黄龙溪古镇。 (此组图片拍摄于1982年)
2012-01-14 16:00
4
0
656
我在母亲摇篮里,摇晃着; 我在色光中,幻化着; 我在大海里,颠簸着; 我在蓝天上,飘浮着; 我在溪流边,婆娑树影里 静静地睁大眼睛, 听汩汩溪水低吟, 看簌簌落叶飘游。 耳边响起遥远年代, 梦幻的乐曲。 想起盆中的洗礼, 想起母亲的乳汁, 想起坎坷的步履, 想起匆匆的人生 。我生命的流水 还在不停地流淌, 它有着光彩 热烈 有着暗淡 波动 停滞, 我随浮云移目水中, 看鸟禽在水中戏游, 看万物在吸吮水滴。我的心不会干涸, 在波光幻影中 ,我看到了生命的律动 。
2011-12-28 17:42
7
0
1013